广州高姓宗亲联谊会会长:高木香
广州高姓宗亲联谊会理事长:高山(女)

风俗趣闻

更新时间:2016-01-16 13:23:21 作者: 来源: 点击数:2
 风俗趣闻

    高洪智是白兔丘村的一名齐国上卿——高傒文化研究者,他是土生土长的白兔丘村人,今年54岁,现在是中华高傒历史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专业研究高傒,最近他将找专家论证开发高傒文化园。1986年他陪朋友到齐国历史博物馆参观的时候,看到标注的国家一级文物——髙子戈,他十分惊诧:这不是16年前我卖给废品收购站的那个物件吗?当时按废铜卖了6元钱的东西,竟然是件国宝级文物,高洪智惋惜、酸痛涌上心头。


    这件春秋战国时期的兵器到底是怎么出土的?10月29日,记者见到这件文物的第一个发现者——临淄敬仲镇白兔丘村的高洪智,他讲述了“髙子戈”出土的过程。


1.jpg
齐国历史博物馆内收藏的兵器
2.jpg
齐国故城遗址


    淄河岸上挖贝壳引出大发现


    高洪智从残破陶罐口看到了一些小贝壳,为了得到小贝壳当粉笔用。他们3人找来树枝,用力把陶罐挖了出来。
    突然,一件看似不大的青色块状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用树枝掘出青色块状物后去掉包土,看到的是一个连体的铜环。


    那是1970年元月的一天早上,15岁的高洪智和同学高洪俊、崔庆明凑到了一起,畅谈着寒假期终考试后的感受,在漫步中不觉来到了村庄以东几十米远的淄河崖边。他们看到冰冻的淄河,在太阳照射下,反射得像镜子一样睁不开眼。3人俯身沿淄河西岸土坡下去,当他们顺河边向南走了30多米来到高傒墓附近,高洪智被淄河岸边土丘上露着的一个小物件所吸引,走近一看是贝壳,从小就在淄河岸边成长的高洪智等同学认为这贝壳不是淄河里的产物。小贝壳好像是实心的,把它拿在手上感觉有一定的重量,高洪智就用它在一块大青砖上划了一下,像粉笔一样,还能写字,高洪智就装到口袋里。


    好奇的高洪智在贝壳四周寻找着什么,突然淄河崖壁上的几个土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意识到小贝壳的来源应该就在这崖壁的土块中,起身向崖壁上看去,似乎看到了在半壁上有个似露非露的黑坛子。他们3人立刻攀上崖壁直奔目标查看,果不其然,一个灰头土脸的“陶罐”被黄土包裹着,只有小部分露在崖壁外面,而且暴露部分已有些残缺。高洪智从残破陶罐口看到了一些小贝壳,为了得到小贝壳当粉笔用。他们3人找来树枝,用力把陶罐挖了出来。


    当时,陶罐已经碎成了几片,陶罐中的小贝壳全部露了出来,心想陶罐四周还会有东西,高洪智和伙伴们就继续寻找。突然,一件看似不大的青色块状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用树枝掘出青色块状物后去掉包土,看到的是一个连体的铜环。连体铜环一头是大环,一头是小环,大环内径有5厘米左右,小环内径3厘米左右,两环之间隔4厘米—5厘米成“○-○”形相接。他们3人合力挖掘出了6节类似的铜环,其中有一节铜环是套在骨头上的。


    挖出青铜器不知是宝贝


    最使高洪智记忆犹新的是一件完整的青铜兵器……此物总长在20厘米左右,侧面有延长约6厘米的刃状,宽度约3厘米,戟头上有三四个长形孔槽状,单面有看不清的花纹。这就是后来专家们认证的“高子戈”。


    这时高洪智3人都意识到这里是一个死人的坑穴,此时的他们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毕竟几个还是些十五六岁的孩子。他们定了定神稍作了些休息,高洪智对他俩说:“我们还挖下去吗?”崔庆明有些忧虑和紧张,有了不想挖下去的念头。可是这死人坑里肯定还有更多的青铜啊,他们想只要挖出铜来就到废品收购站卖个好价钱,这样过年买鞭炮的钱就解决了,于是,3人又继续挖。


    他们又找来瓦片等坚硬的东西继续挖,不一会,他们又挖掘出了9件青铜物件,这时,他们也累了,就不挖了。其中有一种高约4厘米外径约3厘米像个箍形的物件,此种物件内孔可塞进一根食指,共有7节;还有一把没有剑鞘的青铜剑,因为他们没有应手的工具,在挖掘时铜剑从剑柄根部折断,铜剑刃宽约3- 4厘米,半截剑长约30厘米,剑刃及表面上全是青色铜锈。只因那把青铜剑被折断后没有及时取出,使他们感到有些遗憾,后来听说那把宝剑的剑柄是一个叫文国的小学生用镐头刨走了。


    最使高洪智记忆犹新的是一件完整的青铜兵器,他们从连环画上看到过像戟一样的兵器,但是其造型不是人们印象中的戟头,此物总长在20厘米左右,侧面有延长约6厘米的刃状,宽度约3厘米,戟头上有三四个长形孔槽状,单面有看不清的花纹。这就是后来专家们认证的“高子戈”。


    一级文物当废品卖掉


    高洪智回家吃了几口饭,就迫不及待跑到高洪俊家,他们3人用了件破褂子把全部像铜的物品包扎起来,往敬仲供销社废品收购站奔跑而去……


    常兆禧称了重量,给了高洪智等人5.97元钱。


    高洪智3人收起“战利品”急速回到了高洪俊家,他们悄悄地把挖到的物品藏到了高洪俊家厨房柴堆底下,3人约好回家吃早饭,吃了早饭然后3人一起到敬仲供销社的废品收购站卖掉。高洪智回家吃了几口饭,就迫不及待跑到高洪俊家,他们3人用了件破褂子把全部像铜的物品包扎起来,往敬仲供销社废品收购站奔跑而去。


    他们来到敬仲供销社废品收购站,把所有的铜都放到了秤盘上等待着收购员的称重。收购员叫常兆禧,他并没有急着称重。而是追问起这些物品的来源。先问他们3人是哪个村的,他们回答是白兔丘的,又问他们从哪里搞的这些物品,高洪智就把这些物品的由来一一告诉了他,常兆禧还问了其他问题,他们也都作了如实回答,最后常兆禧称了重量,就给了高洪智等人5.97元钱。


    高洪智和伙伴们走出敬仲供销社后,高兴地乱蹦乱跳:“我们有买爆仗的钱了!”回到家后,3人把卖“废品”得来的5.97元钱分了,高洪智高洪俊每人分得2元,崔庆明分得剩下的1.97元。那时崔庆明很高兴,就像暴发户一样跑回家,向他父母炫耀:我发财了。其他同学和玩伴们听说此事后也都很羡慕,到了腊月廿六白兔丘集市上他们3人一人买了一大盘爆仗,两支长鞭炮。


    1986年10月的一天,高洪智和东营的几位朋友来到齐国历史博物馆参观,在展台上看到了春秋时代兵器——高子戈,他一阵狂喜,这不是当年他们3名同学掘出的铜戟头吗?高洪智看到“高子戈”文物下方的标签上写着:“春秋早期兵器——高子戈,1970年出土于白兔丘村高傒墓附近。”高洪智非常激动,就对一位女工作人员说:“‘高子戈’是我发现的。”女讲解员惊诧地看着他。


    齐国历史博物馆原馆长杨英吉先生对记者说,他1975年组建齐国历史博物馆的时候,这件文物是从临淄区文化馆转移来的,只考证是1970年在高傒墓附近发现的,具体是谁发掘的,当时没有考证。后来,被国家有关部门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就放在齐国历史博物馆内,供游人参观,高洪智提供的这段历史资料进一步证实了“高子戈”出土于高傒墓附近的真实性。(苏一宏)
 
高姓文化
推荐新闻
图文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