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高姓宗亲联谊会会长:高木香
广州高姓宗亲联谊会理事长:高山(女)

趣闻

更新时间:2016-01-16 13:22:54 作者: 来源: 点击数:2
   幽兰高氏究其始迁祖 ,据石门高氏手抄本家谱记载,是石门高氏第十三代的“鉴”公,明朝时从石门辗转迁来幽兰的。
    很久以前,幽兰一带还是一片荒芜之地,居民寥寥,不形成群居之所。只有几户罗姓人家,早已居住于此,但也未成气候。不知“鉴公”哪位后人,也在抚河边上,搭建了一栋茅屋居此。家有老母和连生的数女,不得一男丁。但他为人宽宏大量,助人为乐,在河边常乐于助人。每每有渔民在河边捕鱼,因遇有困难之时,他都乐于相援,留宿留餐,习为常事,周边人们都很赞美他。
    一日,有个地理师(风水师),从外地路过幽兰,发现江陂一带地形地貌和环境甚佳,东临抚河,西沿豫章,地势辽阔,宜于群居。他在河边漫步时,发现在江边有一穴风水宝地,是一穴大发之地。但因此地风水太太,非一般人所能享用。他先在罗家一户借宿,但此户人家待其刻薄,令其不满。第二天他便找到江边高姓人家,高家人虽然生活比较艰苦,但待他热情,虽非亲非故,还是热茶热饭,照顾周到。那地师先是日出而出,日落而归,从未见其有何动作。后来他索性在高家心安理得的住下来,天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除了翻翻书写写字之外,就是和高家老妈妈聊聊天。其实地师这些日子里,一是在详细整理资料,作出判断。一是在考察高家的为人是否符合条件。所以那地师在高家时,还往往做出一些不合情理的举动。甚至还有时作出“冯谖客孟尝君”之举,弹起长铗归来乎。高家个别人对他也确有些不快,但高家主人虽无幽兰江陂高氏始迁祖孟尝君之财,却气度不逊于孟尝君。尝对家人说:他总是个客人,举目无亲,也许人家受过什么刺激,在此排解一下。我们待其客气些,或能感化人家,使其摆脱困境。反正我们种田扎地人,吃碗饭总是有的,无非是加双筷子碗,也就随他去吧!
    时过多日,那地师日见高家人一如常往的对他真心实意,客客气气。并在其非理或“疯癫”时,常常用好言相劝,体贴入微。那地师又仔细观察高家老母,为人和蔼可亲,形貌端庄,一派福相,高家主人也是诚实守信之人。他把一切资料都认定无讹,准备离开之前日,便把真相告诉高家主人。他说他是一个地师,这些日子在这里,发现某处有一穴风水宝地,是日后大发之地。他这多日子在这里,考察你们高家人好、情长,且寛宏大量,为人诚信,主人又是一个可以开天辟地人物。只要今后能把这块风水宝地佔到了,日后必有大发!高家主人便问其为何不自己享用呢?,那地师自惭地说:我是命中注定要“倒路”死的人,不得有好安葬,更不能享用任何地穴。只要高家主人答应日后能收留他一个儿子,住在你们高家门口就可以了。第二天地师临走时告诉了自己的详细地址、说自己姓徐,如果以后要安葬老母,可去找他等等…
    大约过了几年,高家老母逝世,要安葬时,便想起了徐地师的留言,便亲自按其交代地址,找到了徐地师。徐地师便随高家主人,回到幽兰江陂,找到那穴风水宝地。按其交代如此这般操作,尤其是在下葬时,不得鸣锣喝道,要静悄悄低调下葬,当棺材下土关键几秒钟前,打响一声铜锣,即刻用棺材把还在响的铜锣埋在下面。下葬后,再可鼓乐齐鸣,热热闹闹,办理丧事。这样那边几户罗姓人家就永远不会超过高家。这一切都按其吩咐照办,便盛情款待徐地师并答应随时可以接纳其儿来住,决不欺负于他,徐地师也就安心回去了。
    也真是福人自有天佑,高母下葬后第二年冬,高家就生下一个男孩,阖家欢乐无比。此男孩日后成年长大,又成家立业,第三代便更发达兴旺,人丁旺盛,历经千百年世代,如今幽兰江陂高氏,己形成人口几千,地盘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沃野大村,村口左边有几户徐姓人家,永远和高家和睦相处。村右侧,有几户罗姓人家也一直与高家相安无事的生活。
 
高姓文化
推荐新闻
图文资讯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