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高姓宗亲联谊会会长:高木香
广州高姓宗亲联谊会理事长:高山(女)

为高鹗洗刷百年冤情

更新时间:2016-01-11 10:55:24 作者: 来源: 点击数:1

自胡适以后,《红楼梦》后四十回是高鹗续作,几乎已成为铁定的事 实,小说《红楼梦》封面都印着两个作者的名字:曹雪芹、高鹗。很多喜欢《红楼梦》的读者因此常常痛骂高鹗,“狗尾续貂”这个词经常在这里被使用。胡适的关 门弟子,著名红学家周汝昌更是对高鹗显示出刻骨仇恨。他痛骂高鹗“卑鄙”、“败类”,还提出“要把他(高鹗)的伪四十回赶快从《红楼梦》里割下来扔进纸篓 里去,不许他附骥流传,把他的罪状向普天下读者控诉,为蒙冤一百数十年的第一天才写实作家曹雪芹报仇雪恨!”后来周汝昌还发展了他的观点,他认为程伟元、 高鹗作了朝廷的鹰犬,秉承乾隆的旨意,篡改了《红楼梦》。

    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拍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时候,在周汝昌等某些红学家的大力倡导下,电视剧的结尾没有按照程高本120回的小说情节拍摄,而是按照红学家 们考证的,所谓曹雪芹原先可能构思的情节拍摄,其实只是某些红学家的附会,当时也曾经引起一片议论。不知道新拍的《红楼梦》在这个问题上会如何处理。


    这一问题的关键就是后四十回到底是谁写的?《红楼梦》诞生250年左右,前150多年,很少有人对这个问题产生疑问、发生兴趣。偏偏近100年来,远离创 作时代的后人,自胡适以后,产生了一个流行观点,认为后四十回是高鹗续的。这个结论是如何得出的呢?清朝嘉庆年间有一个文人,名叫张问陶,也叫张船山。他 写过一首诗,题目叫《赠高兰墅同年》,该诗有一小注:“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高鹗字云士,号秋甫,别号兰墅,因此,这条“小注”便被 用来证明《红楼梦》后四十回是高鹗续作。


    首先,对于张问陶“小注”中的“补”字,可以有很多理解。遗失了,又找到了,可以叫做“补”;缺字缺页,填齐贯通,也可以叫做“补”;这里“补”的意思都 类似于“打补丁”。如果说原作者根本没写后四十回,而是高鹗创作的,用“补”字似乎不妥,用“续”更合适。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说了,此处不详述。关键 是,张问陶的这个“小注”是否可靠?也许张问陶只是道听途说?


    “同年”一词在明清时期一般是指同时考上科举,同登题名榜。据考证,张问陶和高鹗都是1788年乡试时中的举人,因此,称为“同年”是有道理的。但是,即 便是“同年”,并不表示他们很熟悉,就好比现在有人同年考上大学,哪怕是同一所大学,甚至同一个系,也完全有可能不认识。何况张、高两人,一个原籍四川, 一个原籍辽宁。有人说,张问陶与高鹗做官时,曾经共事,似乎应该很熟。但是,在张问陶的那首《赠高兰墅同年》的诗中,有两句写道:“逶迟把臂如今雨,得失 关心此旧游”。当年顾颉刚先生就曾经指出:“可见他两人向不认识”。就好比今天有两个陌生人遇到一起,问起来之后恍然:原来我们俩是同一年进清华的!其实 在此之前,互相根本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如果事情是这样,张问陶说高兰墅“补”《红楼梦》后四十回,就很值得怀疑,至少对“补”的含义应该更加慎重。但是,红学家们又找到一条证据,不仅证明张问 陶与高鹗很熟悉,而且还是亲戚。张问陶在另一首悼念妹妹的诗中,也有一个“小注”:“妹适汉军高氏”,意思是说,他妹妹生前嫁给了一个姓高的“汉军”。这 条“小注”被胡适以后的红学家们认定,高鹗是张问陶的妹夫,因此,张问陶关于高鹗的话肯定是值得信任的。然而,姓高的“汉军”难道只有高鹗一人吗?


    2000年10月11日,四川省莲溪县政协工作人员胡传淮在《中华读书报》上发表文章《张问陶的妹夫不是高鹗》,此文后登于2001年《红楼梦学刊》第三 辑。文章考证后指出,张问陶的妹夫名叫高扬曾,决不是高鹗,考证的依据是张问陶的家谱。此外,台湾某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有清朝时期高鹗的完 整履历。这个履历不光推翻了某些红学家编订的高鹗年谱,解脱了根据这一想当然的年谱而给高鹗扣上的污蔑之词,而且还明明白白写着高鹗妻子的姓氏:卢氏,根 本不姓张。某些红学家近100年的想当然、乱点鸳鸯谱的行为,终于可以结束了。胡适等人考证高鹗续写《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结论,开始彻底动摇。


    在“红楼附会学”近100年的历史中,类似情况并不少见。正如胡适所言,先“大胆做一个假设”,然后再小心求证。而事实上,俞平伯后来说,假设确实很大 胆,求证一点不小心。为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将历史资料不分青红皂白地曲解使用,事后被证明漏洞、错误百出,此种现象屡见不鲜。例如我曾经提到的周汝昌关于 曹雪芹家谱的“考证”。


    关于《红楼梦》的后四十回,我接受近年来很多学者的主张:决不是高鹗所续。我认为,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只能认定后四十回是曹雪芹的原著,一百二十回 《红楼梦》的著作版权属于同一个人,没有其他人分享。现在出版的小说《红楼梦》版权页上,应该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对高鹗的责骂应该结束了。由此,我们才能 理解俞平伯晚年说: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对《红楼梦》是有功的!由此,众多“红楼附会学”,尤其是所谓后四十回的“探佚 学”,可以休矣。至于脂砚斋说曹雪芹只写了八十回就去世了,这是一个更大的谎言,以后再说。

高姓历史
推荐新闻
图文资讯
热门排行